【追剧狂】要不要《谎言》?
精彩

话剧《谎言》沿袭了导演李宗熹温情路线的一贯作风,尝试探索人性内心深处的纠结和复杂,导演通过串联一系列又戏剧性又确实发生在生活周围的故事,尝试引起观众的共鸣:人的内心有善良,也有卑劣,有正直,也有谎言。

对于该剧演出前铺天盖地的剧情介绍:“每个人都寻找没有谎言的桃花源”、“警示人们不要说谎”等等,本人并没有完全赞同。虽然导演李宗熹自己在采访中坦言:“我以前很爱说谎,对于我的爱情、婚姻、事业,我都很爱说谎,透过说谎来获得我想要的一切。好听的谎言,其实很多人是享受的,即使他知道你在说谎,他也在享受着。但渐渐地,我发现这样并不快乐,谎言像保护膜,不伤人也不让人伤害,但人的距离却越来越远:在学校教书,我在演一个老师;在剧团,我在演一个导演;面对母亲,我在演一个儿子……面对不同的人,在演不同的角色,而且演得还可以,前两年我开始发现这个问题,我开始不说谎了,开始失去一些东西,我现在的样子不像导演,像一个孩子一样,不装了,只有回到最初的原点,看事情才会深入,对人的心有更深切的感触。诚实可能会失去别人的尊重,但我现在很快乐。我不需要这样的包装,我要回归本身的自己。”但我认为,作为现实生活的写照和升华,该话剧并没有在宣扬“消灭谎言”的口号,而是认认真真地道出:这个世界上,没有任何地方没有谎言,然而,有的谎言出于善意,有的谎言却来自人类的另一面,有的人苦于从不运用谎言而带来苦恼,有的人却因为背负着沉重的谎言抱憾终身。在我看来,该剧描述的是一段充满谎言的真实人生,有血有肉,虽然谎言一向是以负面形象活在人类生活中,但有谎言的时间才是我们真实的世界,生活不可能完美无缺,凡事要有度。

该剧的故事颇为繁多,剧情跌宕起伏,原本较为难以表现的剧情,通过一个旁白的角色串联起来,把观众带入回忆。然而,旁白的角色在剧中的出现,以及剧中过多的出现独白形式的黑衣人表演,难免显得欠缺表现力。但是句末通过告知旁白其实是剧中的一员,于是,时间、空间一下子表现出来了,起到了力挽狂澜、画龙点睛的作用。

​同时,该剧的音乐,既有台湾风格浓郁的闽南话歌曲《红线》,又有耳熟能详的邓丽君的《又见炊烟》,更有红磨坊式的音乐剧风格,李宗熹在用不同的音乐风格去贯穿全剧。“把各种我喜欢的风格交织在一起,不存在配乐的理论基础,我只是在用直觉去做一部大胆的戏剧。”非常有意思的是,《谎言》剧本的诞生颇有“无心插柳”的意味:“当时我在写另外一出戏《预言》,写到一半遇到瓶颈时,我做了一个梦,这个梦就是《谎言》雏形。我用八小时写了《谎言》的初稿,其后再不断推翻自我,重新架构,终于写成了今天大家看到的《谎言》”(转自大麦网)同时,该剧的舞台布景也充满了“梦”的意味,不同的半透明的舞台效果很好地隔离出了现实与梦境和回忆。

暂无评论
我要凑热闹
您还未进行登入,请登入后再进行评论! 登录| 注册
客服软件
live chat

版权所有 艺票通 Copyright @ 2014 All Right Reserved 沪ICP备13035989号

上海亚华湖剧院票务营销股份有限公司 服务全球华人的大型文化演艺票务网站

 

为您提供各类文化演艺服务

客服软件
live chat